《南京家长已疯》引关注!减负,却忘了减掉教育的功利性

发布时间:2019-10-31           作者: 阅读: 310 views

 

文章来源:格十三、南方都市报

近日,一篇名为《南京家长已疯》的网文刷屏,引发网友热议。
《南京家长已疯》作者:格十三(ID:GSSW13)
最近,南京在搞素质教育试点,开始了另一轮的减轻负担。简直不要太好了!

素质教育,减轻负担,宣传了这么多年,虽然我没有看到学生的负担减轻,教学质量提高了,倒是让我觉得父母在各个方面的素质高了不少,挑选补习班的的眼力见长了,自己辅导功课的能力也提高了。

这次南京的家长经历的可不是一场小打小闹,这不,家长们都已经向有关部门公开投诉这项减轻负担的政策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先让我们看一下这次举措都有什么:

首先,有各种各样的“不许”,不许参加补习班,不许考试,不许公开成绩,不许按照分数分班。

太好了,不允许这些,其它的什么我不知道,至少孩子们快乐,母慈子孝了。

然后他们突击检查学校,甚至检查了学生的书包没有没有“违禁物品”,——卷子、课外辅导书本和作业本。

很好!让南京的孩子们更早地明白“权威”的力量。即使你是个孩子,作为“祖国的花朵”,软弱无力的小肩膀上怎么可以背负着这么重的负担呢,那些肮脏作业本和考卷就该唾弃!

接下来,抵制胡里花哨的课外辅导,只能使用学校的配套教材。

简直高兴到落泪啊,家长们太幸福了,终于不要去研究那些乱七八糟教程中类似鬼的问题了。只要我的孩子可以在配套的教学上做1 + 1=2的题,那么大家都是学霸了啊。

然后,减少上课时间,提早离开学校,并可以在下午3点就可以在家“葛优躺”了。

啥,还有下午茶?这不是在做梦吧!如果没有意外,学生可以每天下午3点回家,坚持开始练习钢琴。参加中高考后,除了文化课程不及格外,专业艺术科目应能够脱颖而出,并考上顶尖的专业学院。毫无疑问,这是南京市民通往人生巅峰的星光大道啊。

最后,说好和家长一起发疯的。结果,学校本身先疯了,直接说:你们的娃,你们应该自己在家中努力。

好好哦! 南京父母空有一身好武艺都不知道如何展示它呢,感谢学校给的“好机会”,家长们可以亲自帮孩子打通任督二脉,徒手训练将孩子抬进高中去!

根据这种趋势,可以推测下一代南京公民有望成为率领步入“世外桃源”的第一批山顶洞人了,他们还是学会了26 个英文字母和九九乘法口诀有文化的山顶洞人,

为什么没有二元一次方程?不好意思,减负了。

南京父母已经疯了很多年,但那是另一种疯狂。 江苏省作为中国高考的最大省份,如果你从太空看地球,你将看不到金字塔和万里长城,但是您可以看到江苏学子秉烛夜读时课桌上堆积成山的模拟券。压力大不大?真的大。家长崩不崩溃?真的崩溃!但这种破溃是现如今的中高考选拔机制的缺陷,在暂时不能改变的前提下,已成为一种习惯。

而这次南京家长的疯狂在于当前的迷茫时刻和更加混乱的未来。学霸和学渣同乐,想学的和不想学的同步,一切祥和,万寿无疆。
我的一个朋友在南京开了一家餐馆,几天前给我发贺电:劳资盐水鸭都只卖了半天,下午4点关门,回家给娃做复习,还要偷偷摸摸的学,打枪的不要,让娃别说出来!

如果被问到:“您有课外辅导吗?” “不,不,没有” .孩子第一次了解生活不能承受的事情。

看看南京妈妈有这样的生活,我又问了几个。

“到本学期为止,还没有一次正式的单元测试,甚至没有小测试。回家作业20分钟内就完成了。我都不知道孩子学了半天的到底学的怎么样。”

“不让带教辅资料去学校,每天在家里完成,父母拍照,然后把照片发给老师……”

“学期末只有一次考试,成绩尚未公布,呵呵呵。”

“我们每年不参加考试。期末,给出英语20个单词和20种中文发音的复习范围。”

“上课时间已经改变,家庭作业记录簿已被拿走而不是带回家。甚至用来装饰教室墙壁的英文单词也被完全撕了。”

“包很轻,根本不用书包。”

看到南京妈妈们四脚朝天乐不可支的样子,我酸了。

很难想象,当“运动一刀切”深入学校并进入自己孩子的教室时,孩子们需要统一口径,消除证据并在教堂撒谎。

“我没有功课”,“我们从不参加考试”,“我不在教室外面进行辅导”,“我要在下午3点从学校回家”。这些声音非常漂亮,发生在当今的南京中,让人嫉妒。我觉得时间在倒退,或者也许是时间前进了。我们来到了另一个平行的空间,在那里,语数外是什么鬼,不过只是生活的润滑剂,用来填补素质教育的空白。

一言以蔽之,“你们自己在家努力吧”完全将教育的旗帜移交给了父母。

南京父母终于为快乐和痛苦的交织中,终于疯了。

有一位家长告诉我,整个班级已经掀起了自我披露热潮。 “老师,他的妈妈暗中给他做了奥数题。”这个奇怪而熟悉的话术竟然出现在了小学校园。

小学和初中的家长面临着这一波优质教育改革浪潮。他们喜出望外,哭了,他们已经很高兴误入歧途。也许,你的孩子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活泼而充满活力的人、热爱生活、轻松而快乐的、心智健康的学渣。

如果每个人都在一起努力做学渣,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啊。

恐怕有些“学渣”不知道如何开天眼并把绝对优势进了重点高中,然后又以绝对优势考入重点大学。

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2018年如火如荼“肃清”学鹅思之流。如今,在如此庞大的学校中,“减负”的盛况并没有减少,谁在为谁捡柴?

那些真正快乐的南京家长可能已经忘记了这件事:煞费苦心的“快乐教育”可能是学校为学渣打造的的天堂。今天你闹着减负,明天的入学考试会为你减轻难度吗?还是因为你幸福而高考特别邀请你?

有点聪明的家长,无不拼命攒钱,报补习班,投功德箱。他们乐意?不,他们别无选择。

我们也清楚地记得,当今社会上火爆的补习热潮,应该正是学校从上一轮的“减轻负担”开始的。

那些连孩子作业做到8:30都要打电话举报学校和老师的家长们。如今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,他们是南京市民的栋梁,也是下一代健康成长的推动力。要谢谢他们吗?你是否知道这项运动式的一刀切的改革,将培养出多少非竞争性的假学渣吗?你知道当你的孩子接受了快乐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而进入高中时,会面对什么样的未来?

馒头是一口一口吃,你现在要的快乐,是一种诡异的自我迷惑。人类绝不是依赖幸福的物种。所有的精英永远不会在幸福中战胜他人,并会继续保持胜利。超越你轻松进入985的一切都不是天生的,也不是从下午3点开始的。更不是玩着长大的。即使你不希望你的孩子成为牛娃,至少也请不要阻止他人。

砍掉作业,取消考试,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不仅不负责任,也并不制造快乐。任何事情过度反应都是一种倒退。

最近我劝你不要在南京家长面前吐槽作业太多和补习班题太难,在他们眼中,你过的日子起码还是正常的。曾经有一份很惨的生活摆在他们面前,他们没有珍惜,等到失去时才知道,原来,没有最惨,只有更惨。


减负,却忘了减掉教育的功利性

来源:南方都市报

教育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热门话题,关于何为减负、如何减负的探讨和尝试更是从未停止。最近,南京的减负令让“南京家长已疯”传遍社交媒体,同时受到关注的教育话题还有中国青年报关于“高中到底上几年”的报道,以及浙江刚发布的中小学生“减负33条”。

这三条看似关联不太大的教育话题,实际上共同勾勒出了当前中小学教育的现实图景和两难困境。

今年,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提出了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主要任务,任务第一条就是坚持“五育”并举,全面发展素质教育,要求突出德育实效,提升智育水平,强化体育锻炼,增强美育熏陶,加强劳动教育,促进学生全面发展。但是,素质教育要怎么发展,减负具体怎么减,社会层面依然缺乏广泛共识和成功经验。

浙江最近发布的中小学生“减负33条”是地方对《意见》的落地。严格按照课表上课和活动,严格控制作业总量和时间,严禁利用周末和节假日补课,严格控制考试的次数和难度,并且,规定小学生晚9点、初中生晚10点后不做作业,而且,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也要和公办学校统一招生,超过限额就要摇号。各地的规定大同小异,不过,具体实行起来,又很难逃出“高中到底上几年”和“南京家长已疯”这两种结果。

一种,是像“高中到底上几年”里呈现的,为了应考,前两年赶进度上课,末年复习备考,为此,学校用阴阳课表应付检查,教育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家长和学生理解并积极配合,默契地用素质教育的面子配着应试教育的里子。有的学校为了末年备考,把中学六年重新调整成初中两年和高中四年,却依然改变不了末年备考的命运。

学校、老师、家长、学生,也都知道全年应考的状态不大正常,却都“没办法”不做,毕竟,在高考面前,大家都“没办法”。

另一种,是像“南京家长已疯”里呈现的,在南京禁止学生带卷子、做课外辅导作业并且要求下午3点就放学、每学期只考一次试之后,家长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地给孩子暗中补习、上辅导课,还要让孩子在学校假装课后什么都没学过。

这里的家长都陷入了博弈论中经典的囚徒困境,明明所有人什么都不做是最优解,但是没有人知道别人会做什么,所以只好自己拼命地努力,以求抢占先机。家长们实在是“没办法”,他们怕的是被补习班“您来,我们培养您孩子;您不来,我们培养您孩子的竞争对手”的广告词言中,怕的是即使整个南京的孩子都不学,也会输给其他地区的孩子,成为减负令下的“结构性学渣”。

做门面功夫不行,强推还是不行,是素质教育的错吗?当然不是。那难道是学校、家长乃至学生的错吗?更不是。

大家都不过是“没办法”,是对教育考核标准“没办法”,更是对社会竞争格局“没办法”。因为,大学生已经成为社会中位数的标配,成为大学生不一定能有一番作为,但至少不会过得太差。

于是,家长们即使知道只有一半的人能考上普高,又只有其中的一部分人能上大学,还是会拼了命帮孩子挤上车,期待他们成为这个社会的中位数或者幸运地比普通人再好一些。

这一届的家长,无论有没有通过高考改变命运,都是在这一套游戏规则里长大的,现在只是在一套相似的规则里,努力为孩子寻一个位置。

在这样的“没办法”之下,教育被工具化了,上学、考试甚至被称为“素质教育”的兴趣爱好,都是工具化的,它们都是一叠叠不同的筹码,以图换取通往理想生活的通行证。大多数人都在“不要问,只要信”的信念下被推着走,普通人也的确没有多少退出这套竞争机制的空间和余地。

忽略当前中小学教育的两难困境一味呼吁爱的教育未免太阿Q,然而,现实困境一时难以改变,却不代表教育本应如此。

教育不是技能培训,为的不是让人成为能通过市场检验的产品,而是让人成为能独立思考、人格健全的人。

减负减了很多年,依然没减掉教育中的功利性。要治教育的病,却不只是教育领域要吃药。

减负,怎么减,减到什么程度?

如何恰到好处?

是门值得思考的学问!

关于减负,你怎么看?

欢迎留言,一起探讨

文章来源:格十三、南方都市报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:浪腾软件

或添加微信:lantelman

浪腾软件网址:http://www.lantel.net

TAG标签:

邮箱:ask@lantel.net
企业QQ:3003308971
电话:400-621-8114
地址:深圳坂田天安云谷3栋C座1701
软件培训学校

关注浪腾公众号

行业管理软件
QQ咨询
软件培训
电话咨询
教育培训机构

400-621-8114

(早9:00-晚10:00)
教育管理 教育行业oa
扫一扫加浪腾君微信
教育oa办公系统
微信咨询
学校网站系统
我要购买
信息管理系统
返回顶部